本期文章

林毅夫是台灣孩子還是算命師?

撰文/陳博志    

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全國工商聯副主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是個爭議不少的人物。一個長久存在的爭議是他算不算台灣人,另一個則是他看好中國未來經濟成長的言論正不正確。這兩個問題也有點相關。
林毅夫1952年在台灣出生,唸大學時為報效國家而從軍,1979年才以台灣軍人的身分游泳投奔中國,而中華民國政府至今仍把他當叛逃軍人追訴,所以從血統、成長過程,以及法制上來看,他都可算是台灣孩子。

有很多人認為他因為是台灣孩子,所以中國要把他當樣板、給他特別好的機會和官位。也有人認為他擔心台灣孩子的身分會被中共懷疑忠誠度,所以要特別唱旺中國、唱衰台灣。所以大致說來,他應是台灣孩子沒錯。不過他唱旺中國的言論最近遭到不少質疑,有人甚至說他的說法像是個算命先生,成了經濟學界的笑話。這乃是本文要討論的重點。

林毅夫掐指一算:

中國能連續20年成長8%

林毅夫說,從2008年開始中國有連續20年成長8%的潛力,而大部分人都不以為然。林毅夫的理由是說2008年中國的人均收入是美國的21%,而日本、新加坡、台灣和韓國的人均收入分別在1951、1967、1975和1977年達到美國的21%,其後日、新、台、韓都有20年平均8%以上的成長率,所以中國也還可以有20年平均8%的成長率。這樣的推論確實太過簡化,而未考慮到其他影響因素,也未考慮到已發生的一些事實,所以才會被戲稱為算命師(王思想,〈思想看中國:林毅夫讚歌降調門〉,2015年3月23日)。

從學術的角度,林毅夫這種方法不是完全不可用,但不能當成唯一的方法或證據。先不談各國及當時之國際情勢的差異,各時間點的美國人均收入及其21%乃是不同的水準。若用絕對所得水準來看,因為2008年美國的人均收入已遠高於1951到1977各年,所以同樣是美國人均收入的21%,2008年的中國人均收入已遠高於1951、1967、1975和1977各年日、新、台、韓分別達到的人均收入。而各國普遍的經驗是所得水準達到較高水準時,經濟成長率會逐漸下降,因此每人平均所得水準已高於當年的日本等國之中國,是否能像當年各國再有20年8%以上的成長率,是很值得懷疑的。

林毅夫也知道這種較落後國家可以繼續較快速成長的「後發優勢」,是來自高低所得國家間的產業技術差距。但技術差距並不等於每人所得水準的差距。中國2008年時的所得水準雖然和1975年時的台灣所得水準一樣只有美國的21%,但2008年中國和美國間可免費學習的技術差距卻小於1975時台灣和美國的技術差距。近幾年的全球化、資訊化以及大量的國際投資,使包括中國在內的開發中國家都能更快應用到先進國的技術,不像當年台灣和日本那樣須慢慢學習。

這現象使中國近三十年有更驚人的發展,但也就是提早用掉很多技術差距,如今中國很多產業的技術已不輸台、韓甚至日本。而這也表示中國未來可無償或用山寨方式利用的技術差距已遠比當年的台、韓為小,能用技術差距帶動的經濟成長當然也很可能更小。

各國所面臨的國際情勢也不同。日、新、台、韓當年面對的是快速開放和成長的國際環境,前面有先進國家可以學習並提高自己的工資及所得,後面卻沒有多少競爭者在追趕。中國目前面對的卻是全世界總需求不足而成長率低落的新平庸時代,主要國家能做的市場開放已差不多都做了,而印度和東南亞等大量比中國工資更低的國家,則正要快速像這三十年中國搶奪台、日的產業那樣搶奪中國的產業。正是前有狹路、後有追兵,中國現在的經濟成長機會已和當年日、新、台、韓不相同,林毅夫用各國當年經驗中簡單的一項就說中國還可以有20年8%的成長,實在不正確。

人口老化、投資浪費、權貴壟斷

中國經濟成長率唯有下修一途

除了國際情勢,中國本身的問題也和日、新、台、韓很不相同,而使中國更難一樣再快速成長。第一個重要的因素是日、新、台、韓當年快速經濟成長時,人工和勞動力也快速成長;但現在中國卻是人口快速老化且勞動力不再快速成長。由於人是最重要的生產要素,也是消費最基本的因素,因此人口和勞動力成長的低落,必然造成成長率的低落甚至蕭條(請參閱哈利鄧特二世,Harry S. Dent Jr. The Great Crash Ahead,中譯《2012大蕭條》,2012年台北,商周出版)。中國的十二五計畫也因此而調降其成長目標,林毅夫先生卻視而不見。

中國經濟成長率下降的另一個重要根本原因是,中國過去多年來的所謂快速成長是靠過量投資和泡沫經濟支撐出來的。中國每年固定資本形成毛額占GDP的比率近50%,而台灣在同樣發展階段這比率卻不到30%。這表示中國投資遠超過其經濟成長所必要,很多投資是浪費或提早做的,因此在其經濟成長率下降後,投資須下降更多,並因投資需求的減少而使其經濟成長率進一步下降。這若再加上泡沫經濟破滅,就是國際上很多人擔心中國的經濟成長會重挫的重要原因。

中國當然也有它獨特的利基。多年來中國利用其大規模和政治獨裁所帶來的談判力量,一直強迫國際企業甚至外國政府給它較多投資和技術移轉的機會,這確有助於它過去的快速成長。但隨著中國和外國技術差距的縮小,這種做法恐怕引起外國更大的不滿,而更難再幫助中國成長。中國這種國家獨占經濟的做法,也因形成權貴資本主義而已引起很大而普遍的國內貪腐問題,這也將削弱中國的政治社會安定及經濟成長的能力。

中國的大量人口,理論上可讓中國有更大的創新能力,並以創新接替以往的低工資做為成長動力。但在權貴資本壟斷和思想控制的社會,以及山寨仿冒盛行的產業文化之下,人們的創新能力將較難發揮。中國必須民主化、思想自由化,並且去除大量貪腐、權貴資本主義以及山寨文化,其大經濟規模和大量人口的利益,才可能正常發揮正面的效益。

基於這些原因,中國政府及其中許多高層人士如財政部長樓繼偉等人,都已大幅降低對中國未來成長的預期。林毅夫大概有身為台灣孩子的悲哀,不得不繼續唱多中國。就算不論上述問題而把他當成算命師,他的預言也有很大的問題。算命師重要本事之一是多利用已經發生的事情來做預測,譬如看到來算命者的太太肚子微凸,就可大膽地說:「你今年會做爸爸。」中國近年的經濟成長率已掉到8%以下,各國普遍的經驗是經濟成長率都有個長期下降的趨勢。日、新、台、韓在連續幾年成長率低於8%之後,都無法再回到持續8%以上的成長。林毅夫卻漠視中國成長率已掉到8%以下的事實,所以也不算是好的算命師。

用林毅夫的預測方式推算中國政治

大規模民主運動即將到來

林毅夫前述方法,與其用來預測經濟,不如用來預測影響因素較為單純的政治。做為台灣孩子,他應該知道台灣在1947年發生政府大量屠殺人民的228事件,二十多年後黨外民主運動開始加溫,1972年康寧祥當選立法委員、1973年有黨外聯合陣線參選、1977年選舉有4名及21名黨外人士分別當選縣市長和省議員並發生中壢事件、1979年發生美麗島事件,台灣民主化運動已勢不可擋。

六四事件至今26年,中國現在恰好相當於1973年的台灣。二十多年是大屠殺之後新生而沒被嚇到的小孩已長大的時間,也是浩劫餘生的人恐懼已退且認為再不努力就沒機會平反的時間。算命師也會說那些被屠殺而再投胎轉世的人已長大,將要復仇。另外對照林毅夫所說之台灣和南韓達到美國21%人均所得的年份,幾年內台、韓就分別發生了美麗島事件和光州事件。所以,中國大規模民主運動的時機可能已到來。林毅夫先生應以台灣孩子的經驗,奉勸中國趕快民主化,而不是忘掉台灣孩子的出身,竟主張台灣要臣服於中國的極權控制之下。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13438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天下雜誌+任選一刊只要2980元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精選雜誌任選三刊2999元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看雜誌一年12期 0 138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秀峰路158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