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陳玉勳用《總舖師》辦一桌二億的料理

   

國片《總舖師》上映三週後票房就破億,一個月後票房破2.7億,成績斐然!

《總舖師》是一部關於美食的電影,其中包含親情、人情味與傳統傳承等主題。但不同於表面觀眾看到的,導演陳玉勳曾比喻,《總舖師》講的是「拍電影」,因為,「一個總鋪師就像一個導演,拍一個電影就像在辦桌給大家吃一樣!」

若把拍電影比喻成「辦桌」的話,那麼陳玉勳就是用《總舖師》辦一桌二億的料理!

心路歷程1》

總舖師做料理 就像導演拍電影

「料理」與「拍電影」的確有許多雷同之處。總舖師用深厚的功力將素材料理成一桌色香味俱全的菜色,才能端上桌;導演也是一樣,要將演員、劇本按照自己的想法導出,並剪接出一部精彩的戲劇。

說來有趣,陳玉勳笑稱自己是電影界的菜鳥,因為《總舖師》只是他執導的第三部片而已。

但這三部片卻橫跨了十多年,也讓他嘗盡了拍片的酸甜苦辣。在《總舖師》破億的慶功記者會上,陳玉勳語帶感性卻又不失詼諧地說:「我本來是上個世紀的導演,對我們這種上個世紀的導演來講,從來不知道甚麼叫(票房)破億。」這段話雖然簡短,卻道盡台灣電影的艱辛路,以及跨越兩個電影世代的苦與樂。

所以,當陳玉勳說《總舖師》講的是「拍電影」這件事時,講的絕對不只是一件輕鬆的喜劇,而是這十幾年來,跨越兩個世代的喜、樂、悲、傷,以及其中的低谷與高潮。


▲由左至右為《總舖師》監製葉如芬、導演陳玉勳、監製李烈。(攝影/白川)
心路歷程2》

三部電影 橫跨近二十年

陳玉勳的電影路頗為曲折,看他現在的成就,很多人以為他是電影科班出身。事實上,陳玉勳大學念的是資訊與圖書館學系,跟電影一點關係都沒有。雖然念圖書館系,他透露自己「對圖書館也沒興趣,也很少去圖書館」,他喜歡的是搖滾樂,夢想當一個樂團吉他手!

被問到為何會拍電影時,陳玉勳竟回答:「不會做其他事啊!」他還形容自己「平常就是很傻、很呆、很笨的一個人」,大學時因緣際會到知名導演王小棣的工作室實習,所以當兵回來後就踏上影視行業一途。

陳玉勳入行從拍電視劇開始,第一部電視劇就是在導演蔡明亮底下工作,拍台語喜劇《快樂車行》,之後又執導電視劇《佳家福》、《母雞帶小鴨》,從基層做起。拍片雖然很辛苦,但隨著自己擔任導演,可以把自己的想法化成影像,從中得到的樂趣很大。

陳玉勳第一次拍的劇情長片是1995年上映的《熱帶魚》,票房破千萬,並奪得許多國內外獎項,成績在當時國片市場算是成功的。但片子拍完,陳玉勳就失業了,他笑說連導演費、編劇費也沒領多少,還好當時該片獲得《中國時報》二十一世紀青年百傑獎獎金五萬塊,加一加,那年他的收入總共才八萬元!

由於《熱帶魚》的成功,許多人催著他拍第二部片《愛情來了》。該片上映前陳玉勳就觀察到當時市場對國片開始冷淡,上映的幾部不錯的國片票房都不好,因此有了心裡準備。果不其然,《愛情來了》市場反應冷淡。之後陳玉勳便停止拍電影,轉而投身拍廣告片。

當時,外界形容他「憤而」不拍電影。對此,陳玉勳笑著解釋,其實對於《愛情來了》票房不好早有心裡準備,所以打擊不算太大,也並沒有完全放棄拍片的想法,只是對於自己該拍甚麼樣的片子尚在摸索,一邊思考的同時也得要有收入,於是去拍廣告片。

「到底要拍甚麼樣的片子觀眾才會買單?」帶著這個問題,拍廣告的頭兩年,陳玉勳寫了兩個劇本,但寫完後,自己再拿起來閱讀,發現:「這麼難看,誰要看啊?」於是都被他自己捨棄。接下來的十幾年,陳玉勳沒有動力再繼續創作電影,他自我分析道:「我是一個是需要市場、觀眾共鳴的導演,若沒人要看我的故事,那不如就不創作了。」

直到2008年《海角七號》上映後引發國片熱潮,再度點燃了陳玉勳的希望。他發現國片的時機到了,市場起來了,因而信心大增。此時,拍片的題材多了起來,也開始很多人來找他拍片,先前覺得不可行的題材,突然又覺得可行了。

為了讓自己的人生不留遺憾,陳玉勳又開始寫劇本。一開始寫了功夫片《必殺技》,但因為此片規模較大,在缺乏資金下,籌備一段時間發現不行,只好作罷。他非常不甘心,於是一氣呵成完成另一個劇本,就是《總舖師》。

心路歷程3》

表現人情味 甘苦放進《總舖師》

會想寫《總舖師》的故事,是因為想喚起台灣古早社會中的人情味。陳玉勳談道:「最近這幾年常上臉書,覺得時代進步、都市化後,人與人之間的疏離感很大。我滿懷念以前的農業社會、古早時代,人與人之間互相關懷、善意地相信人,所以我放了一些(這元素)進了這電影。」

但陳玉勳本人並沒有「總舖師」的生活經驗,怎麼能將故事中的做菜、辦桌情節描寫得如此生動?尤其電影中三位最主要的總舖師──蒼蠅師、鬼頭師、憨人師不同的個性與故事,是那麼感人!

陳玉勳說,在寫劇本的過程中,由於對廚師的主題不熟,要做很多功課,加上時間很趕,創作的過程很痛苦。由於先前的《必殺技》喊卡,一口氣在心裡的他,便把入行二十幾年來的心境都寫進劇本中。陳玉勳這麼形容:「《總舖師》講的是像我這樣一個人的創作故事,其實不是在講這些廚師,是在講我自己。」

心路歷程4》

拋開文藝情結 突顯搞笑天分

上一世代的台灣電影,曾經在藝術成就上光耀國際,因此,台灣許多導演都承襲著上一代深沉的電影藝術風格。然而,儘管藝術成就非凡,沒有票房一直也是上一代台灣電影產業的痛。在市場與藝術、表達自我與迎合大眾之間,許多台灣電影導演都有過內心的掙扎。

陳玉勳當然經過了這一番掙扎,他熱愛國外藝術大師的作品,也非常尊崇上一代台灣導演的藝術成就,但自己卻無法發揮這樣的藝術風格,只好藉由拍廣告發現自己的喜感天分,醞釀出《總舖師》這部充滿著搞笑、感人元素的電影。

那麼,陳玉勳這段心路歷程到底是甚麼?他坦誠,自己對拍藝術片有十幾年的內心掙扎,年輕時很著迷前輩們的藝術電影,自己也很想拍那樣的片,早期剛入行時也寫過很「文藝」的短片劇本,結果被當時指導他的李安批評文藝腔太重,但他還是執意拍出,結果自己看了都受不了,「完全不是前輩們拍的那種片!」

創作《熱帶魚》時,陳玉勳採取貼近民眾的題材,發現自己還滿會搞笑的,但內心其實並未全然放棄自己的文藝路線。執導《愛情來了》之後,他寫了兩個完全是文藝路線的劇本,可見他內心的掙扎是多麼的劇烈。

進了廣告界,陳玉勳拍了許多經典的搞笑廣告片,包括喉糖廣告裡哭倒長城的孟姜女、泡麵廣告的張君雅小妹妹、汽水廣告裡的糊塗偷渡客。這些詼諧的題材、幽默的表現,讓他不知不覺成為大家心目中的搞笑天王。

陳玉勳自嘲,拍到後來有點走火入魔,看到甚麼題材都往搞笑的方面想,「明明很嚴肅,我看到的都是笑話。經過十幾年廣告片的磨練,發現自己對喜劇比較擅長,到近兩年寫《總舖師》劇本時,我已經沒辦法正經地講故事了。」

他甚至表示,下一次要拍一部更搞笑的電影。

透過陳玉勳在國片市場中的起伏,可以窺見國片經歷兩個時代的滄桑,同時也看見國片市場的蛻變與成熟……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8983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大量訂購優惠報價 天下雜誌+任選一刊只要2980元 精選雜誌任選三刊2999元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看雜誌一年12期新訂 0 1380  
看雜誌一年12期續訂(請提供續訂編號) 0 128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連峰街7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