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不能只怪馬英九

撰文/陳博志    

九合一選舉國民黨潰敗,外界和國民黨內部都把責任指向馬英九總統。馬總統當然要為近年來我國經濟停滯、食安危機、以及其他很多問題負很大的責任,但把責任全推給馬總統不只是不公平,更會讓其他也該負責的人和制度可以推卸責任,從而妨礙台灣及國民黨更重要的改革。

史達林的錦囊妙計 虛構笑話真實體現

有個虛構的笑話故事說,史達林要死之前有蘇聯官員向他說,「偉大的領袖走了之後我們要怎麼辦?」史達林就留下兩個信封說,「將來遇到困難時依次打開來,其中就有錦囊妙計。」後來赫魯雪夫遇到困難了,打開第一個信封一看,其中寫道:「把所有責任都推給我。」於是赫魯雪夫就開始批判史達林,把他的棺木由紅場移走,進行所謂「鞭屍」。

現在大家把責任都推給馬總統,就是讓國民黨乃至其他人可以推卸責任而繼續掌握權力,並讓很多該改革的事情再延續下去。

馬總統六年多的執政犯下許多錯誤,這些錯誤多半不是偷偷犯的,大部分錯誤在當時也都有很多人指出錯誤之所在,甚至提出正確的做法。但因國民黨內的大人物們卻不只不敢向馬總統提出異議,還幫馬總統辯護和掩飾。這些人當然該和馬總統負同樣甚至更大的責任。

這些人可能會自辯說,在馬總統的權勢下他們不敢說或說了也沒用。據說赫魯雪夫某次談話清算史達林時,有人傳了一張字條給赫魯雪夫,上面寫道:「當時你在那裡?」也就是指責赫魯雪夫當初為何不反對史達林。赫魯雪夫大怒說,「是誰寫的給我站出來!」但沒有人敢站出來。赫魯雪夫於是說,「你現在知道我當時為甚麼不反對史達林了吧?」

在蘇聯時代反對或批評最高領導人是會沒命的,所以赫魯雪夫可以此作為他當初不敢反對史達林的理由。但馬總統的權威只是讓他的手下丟官或頂多被司法追殺而已,不能殺人,所以國民黨和馬政府那些當初不敢批評或反對的人,都不是怕沒命,而是怕沒官或沒利益而已,因此那些人即使現在出來切割、批評,甚至大談改革,都不能相信。

那些人也可能辯護說,當初並不知道馬總統這麼無能或他的政策那麼錯誤。但馬總統的問題和錯誤一開始就是很明顯的,而且也有很多不在國民黨權力圈內的人早已指出。例如國民黨和國家的大老,前監察院長王作榮在馬總統執政不久就已看出嚴重的問題,而在2008年7月8日公開指出馬總統有獨斷的小霸王作風。王院長也引用周美青女士的話說馬總統的短處是「少注意到別人的感受」。

王院長並建議說:「馬有一位隨身帶的內侍型親信,他要負府、黨、院及各方人等不合的責任,給他一個多金的閒差,休掉。」王大老把話講得這麼白了,其他很多人也已看出來了(如本專欄2008年7月30日文章:〈當前政策的七部曲和主旋律〉),但國民黨內部卻沒有人敢響應,原因當然不是他們不懂,而是他們就像王院長(2008年9月9日)所批評的,乃是博而不士,不敢負起責任採取行動實現治國平天下之目標的官員。試看馬政府有多少官員在下台後才開始批評,就知道馬總統全面崩盤後才來和他切割及談改革的人是多麼不可靠。

七年來的例證 歷歷在目

許多具體的政策,當初即有許多正確的批評,但馬政府和國民黨官員卻不只不改,還硬拗狡辯,甚至事後證明是錯的,還要騙人或推卸責任。這類例證極多,幾乎遍及馬政府所有重大的政策,單我七年來在本專欄(《看》雜誌專欄:「經濟經驗」)批評且事後已證明為錯誤的馬政府政策就有幾十種以上,無法一一列舉。本文僅舉一些例子來證明馬政府和國民黨的官員們就是不願面對、不願改正,也不願向馬總統提出諍言,所以他們通通有責任,不能只怪馬英九。

633目標提出時,我即曾指出依所有先進國家的經驗,那是不可能達到的目標,後來歷任馬政府大官的管中閔教授在當大官前也已說,我國的成長率很難再超過4%。但馬政府所有的大官卻拿這目標騙到選票後仍不願認錯,而讓這國王的新衣繼續誤導國家政策。

2008年大選時馬英九批評說謝長廷對房價的關切是錯誤的,正確的方向是要讓所得追上房價。當時國民黨沒有人告訴馬英九說房價常一漲就是幾成或是幾倍,所得一年卻頂多漲幾%的事實。我在馬政府上任前就提醒他們別再搞泡沫經濟,但國民黨文傳會主任竟反駁說是我喝醉了,是民進黨才搞泡沫經濟。結果馬政府執政後房價暴漲,每人平均實質所得卻幾乎沒有成長,所得不只追不上房價,還愈追愈遠,台北市的房價所得比躍居全球第二高。

馬政府一上台就讓油價大漲,說是要反應成本節能減碳,卻不檢討中油的效率,以致民怨高漲。我提醒他們物價易漲難跌,油價亂漲可能造成非必要之物價上漲的問題(本專欄2008年8月13日文章:〈油價的經濟學不是只有反映成本〉),馬政府官員也不當一回事,還再犯一次同樣錯誤。後來油價回跌,但大家現在都知道很多物價已回不去了,經濟也因而更加失衡。

2008年消費券發行前王作榮教授即直言沒有效,「連我90幾歲的書呆子,都知道政策不能這樣做。」不少其他人也據理反對(本專欄2008年12月3日文章:〈小?走小洞的消費券〉),但馬政府官員卻不敢反對而執意要做。事後我用具體簡單有力的數據證明消費券沒有甚麼效(本專欄2009年2月25日文章:〈消費券離成功有多遠?)),但馬政府還是死不認錯。

至於馬政府的ECFA和其他兩岸政策更是錯誤和謊話連篇,我有幾十篇的文章和談話,甚至出了一本書(《ECFA不能說的秘密?》),以具體指出其錯誤,但馬政府和國民黨官員還是強辯到底,沒有人能向馬總統說實話來反對馬政府那些現在已證實是不恰當的說法和政策。

而最明顯且荒謬的例子可能是證所稅。馬政府自導自演弄了很多版本的證所稅,還弄掉了財政部長,但最後通過的證所稅卻沒有甚麼公平正義,反而讓股市成為死水,所以還未實施就自己要求再修正,拿掉更多公平正義,現在又說要把僅存之當公平正義的遮羞布都算不上的「幾根頭髮」即大戶條款延後施行,並把要再怎麼改的責任推給2016年之後的執政者。鬧劇一場沒得到公平正義,反而殺了股市也殺了創新創業者(本專欄2012年8月16日文章:〈證所稅無公平正義卻傷害新產業發展〉)。這整個荒謬的過程難道國民黨沒有一個人敢向馬總統講真話嗎?

最後來看十二年國教。它被提出之時就有極大的批評和反對意見(本專欄2012年5月31日文章:〈由王作榮教授對九年國教的批評看十二年國教〉),但國民黨的官員一樣不敢批評。少數地方首長在新升學制度執行而對學生和家長造成重大傷害後,總算出來反對,但他們在執行前難道無知無能而不知道問題嗎?或者也是寧願人民受苦而不願講真話得罪馬總統?那種事後才放砲和現在才說要改革,一樣都更可能是要保護自己地位而不是關心國家人民。

事後才放砲說改革的人,用前述史達林的笑話來看,很可能只是要切割求自保,或保住統治權而已。這些人保住權力之後恐怕難有能力或意願真正進行改革把國事做好。史達林的笑話中,繼任者雖然對史達林鞭屍以緩解一時的問題,但後來仍再遭遇困難,於是打開史達林的第二個信封來看要怎麼辦。信封中的妙計說:「請辭下台,準備相同的兩封信給你的繼任者。」人民若不認清這些統治者或政客,就會被他們用辭職換人、切割、鞭屍這一再輪流的策略反覆欺騙,史達林的兩封錦囊妙計可永遠流傳。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2222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流行時尚雜誌最優惠活動! 精選雜誌任選三刊2999元 健康休閒類我最優惠!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看雜誌一年12期新訂 0 1380  
看雜誌一年12期續訂(請提供續訂編號) 0 128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秀峰路158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