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文章

低俗喜劇

撰文/李政亮    

2012年,香港的賣座電影《低俗喜劇》演示了一個網路時代電影走紅的另類方式,電影裡杜汶澤所飾演的電影監製是否真的為了籌措資金「打驢屁」,成了網路關注焦點,也促成了電影的大賣。





《低俗喜劇》裡,杜汶澤扮演的電影監製是否真的為了籌措資金「打驢屁」,成為網路熱門話題,也促成了電影的大賣。 (攝影/金馬執行委員會提供)

《低俗喜劇》彷彿為訊息快度流通時代的電影行銷做了預言──電影行銷需要透過網路帶出引爆點。2013 年,中國《富春山居圖》成了真實版的「低俗喜劇」,這部電影在網路上差評如潮,但卻正好是此片票房表現不差的原因。



《富春山居圖》中的流行質素



仔細檢視《富春山居圖》以及近年中國賣座電影/電視劇的質素:間諜對抗、抗日情緒以及世界景觀的呈現。



在美國911 事件後全球反恐的情境下,昔日冷戰對抗時期的間諜片也死灰復燃,在大國崛起的形勢之下,中國版或以中國為背景的間諜片更是獨樹一幟,如《上海》、《東風雨》呈現1930年代上海各國勢力紛入的情景、《潛伏》重新展現國共鬥爭時期爾虞我詐的歷史??等。《富春山居圖》將這些元素做了調整,從國家之間的政治對抗移轉為商業利益的競爭。



抗日,則是這一兩年中國電視劇的荒謬景象。各種離奇的抗日手法接續在電視螢光幕出現,被「鬼子」強暴的中國弱女子可以突然飛起、殺遍十幾個「鬼子」。中國抗日多在橫店影視城拍攝,這波抗日電視劇熱被戲稱「一年殺日本鬼子七億,屍體連起來可繞地球一圈」。



實地拍攝所建立的世界圖景,也是這一兩年來中國賣座電影的要素之一。在2011 年徐靜蕾與黃立行主演的《親密敵人》透過商業競爭展示了英國、南非等各國風光之後,今年年初的《泰囧》也再次透過商業競逐展現泰國實景。世界圖景的展示,成為賣座電影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



中國娛樂式工廠





《低俗喜劇》藉由火辣的性愛議題在網路上引發熱議,成為成功的電影行銷範本。 (攝影/金馬執行委員會提供)

中國娛樂工廠的生產,始自加入WTO 前憂心文化入侵而開始的市場化政策,1997 年私人資本得以投資電影、1999 年開始鼓勵廣播衛視集團成立。經過幾年的磨合,娛樂工廠在千禧年之後逐一發光發熱。



從2002 年的《英雄》開始,到2004 年湖南衛視的《超級女聲》、2006 年中央電視台《百家講壇》,近十年來,製作成本超過人民幣一億元的大片與選秀節目成為中國娛樂產業的重要支柱。但是,金磚堆起的大片卻也出現了「去現實」的現象。



這種去現實有著根本的考量──當電影投資者投注龐大資金請來名導、巨星時,自然希望電影在嚴格的電影審查中安然過關。於是,電影內只好或直接、或間接地與意識形態掛勾,如《建國大業》與《建黨偉業》直接歌頌黨國、《集結號》與《唐山大地震》則透過小人物視角帶出官方正史。



各有千秋的大片系譜



除了擔任政教宣傳的工具之外,大片也會重新演繹歷史故事,在歷史舞台中加入現實元素,例如《英雄》、《投名狀》以及《狄仁杰之通天帝國》都在討論英雄該當何為?有趣的是,這些電影中的英雄形象都訴說了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邏輯,與傳統英雄行俠仗義甚至反抗體制的形象有著極大落差。



大片也或者講述中上階級光鮮亮麗的生活,最鮮明的指標莫過於馮小剛的轉變,1990 年代中期崛起的他,原是善於表述平民幽默的賀歲電影導演,但自2000 年的《一聲嘆息》之後,便開始轉以中上階級的生活作為闡述主題。



當「大片」超越「大片」



在《富春山居圖》裡,英國與日本的黑幫大盜對兩岸將合璧展出的富春山居圖虎視眈眈;劉德華出生入死,其間也痛打日本人;林志玲仿如走秀一般以不同角色的服裝出場;在暴打日本人之外,佟大為更加碼演出日本人的變態。金磚堆起的影像內容,結果卻讓人不敢恭維。筆者好奇的是,為什麼中國需要大片?在這樣的大片裡,觀眾們到底得到什麼?



筆者想到的理由是:首先,大片能夠營造最好的聲光效果,對於盜版嚴重的中國電影來說,這是一個突破的機會──只有親身到電影院,才有機會享受真正的聲光效果;更深層的理由則是,觀眾就是要在聲光效果當中,徹底享受娛樂的快感!



有人說,這是一個庸眾的時代,當《富春山居圖》融合多種賣座元素、「超越」了前述大片的形式,是否會成為中國大片時代的另一個轉折點?低俗喜劇,是否會接續上演?


文章投票
今日訂購者 今日訪客:2663
   尚未登入
帳號(email) 密碼
文章總覽 首頁 雜誌清單 訂雜誌免費贈品 商品區
健康休閒類我最優惠! 精選雜誌任選三刊2999元 大量訂購優惠報價

■注意事項

方案為本站優惠活動,贈品選項為雜誌社活動; 在本站訂閱雜誌的讀者可同時享有。

品名 方案 原價 特價 起訂日期 贈品選項  
旅讀中國一年12期 0 1580  


雜誌生活網│ 公司簡介system by Twins
新北市汐止區連峰街7號  電話:02-2642-3366  傳真: 02-8646-2240
V